干.净

Muzicons.com
「9」

總而言之我還是妥協了。跟著胖子一起就以前的事情聊了一整個晚餐的時間。
“別說,以前你還是很有原則的”
胖子深情的嗅著手上的味道,一邊拔著指頭上的褐色觸鬚。
胖子拍拍手,一隊吉普賽人走了上來演奏音樂,手上拉著手風情吹著薩克斯腳還在地上的低音鼓上打著節奏。
“試試這個,蜂蜜口味。”
胖子將一隻手指折斷遞給了我,那些褐色的觸鬚在斷處迅速的活了起來,交織成了一根新的手指。
“吉普賽人喜歡的風味,裡面仔細品你還能嘗到咖啡與蘋果的味道,你知道我不太喜歡你喜歡的東西,比如咖啡你懂的”
這個場景怪異的很,吉普賽人的頭都成了藍色的氣球,漂浮在半空中,但他們的神情還是享受的。這是一種肉身與精神上的雙重享受。
實際上今天是第九天,如果我之前的信息傳遞出來了的話,應該會有人知道,我在幹嗎。而不是像是我身邊那些白癡一樣,他們雙目無神聲音空洞,依靠著體外維生設備得以生存。他們習慣了通過了所謂淨化后的世界,實際上那就是蒙上了一層玻璃板的數據罷了。這樣的人是得不到真正自由由心的享受的。胖子表情自然的跟這群人打著招呼,那副笑容像朵上個世紀末的交際花。他對這些人的生活如數家珍,轉過頭來看著我。
“想必,你現在是想清楚了吧”。
我十分堅定的點了點頭,站起身子走到了胖子身前。扭下了離我最近那位音樂家的頭顱,揭開了蓋子,插上吸管吮吸起來。說實話這種灌裝的飲料,在克服了所謂的心理障礙后,能將食物本身的味道再一步的拔高,或者說再一步深入,讓所有的食物帶上了一股詭異,而這一股詭異通過你身上的一系列感知直接作用于一點,也就是你的味蕾。此時的我感受到自己口腔內的味蕾一掃所有的灰塵,像是開滿了花。這種感受是之前八年里逐漸喪失的,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我沒法再通過進食來獲得快樂,像是玩偶一般連接著長而隱秘的餵食管道。用虛擬不切實際的榮耀來滿足自己的時間持續了很長時間,那個時候也是我對煙堿最為沉迷的時刻。像是知道我想到這一層了一樣,胖子眉頭舒展了許多。

故事 | 2017.12.25(Mon) | com(0)



comment


comment form


悄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