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净

Muzicons.com
「诶嘿那个病人你等一下。」

「所有已經習慣了的都逐漸發生了變化,我再也無法在蝦米上聽到我突然想到歌,我再也無法走到那個熟悉的拐角去買一杯奶茶,我再也無法奔跑起來衝向你。我像是沒有了所有的衝勁,樂於安穩得沈迷在狂風暴雨和起起伏伏之間。像是個鬱鬱不得志的大人物,像是個總會找到彼岸的冒險家。我要一杯水,滾燙能潑醒人的那種,淋在思維上,把所有發散出我思維模式之外的觸鬚通通燙死,我該享受我現在生活的模式,一如既往地去擁抱生活同時詛咒它,至始至終至死不渝。但不可置信的事,還有太多事情沒開始我就厭倦了,同我在與好友的抱怨一樣,我沒法像以前一樣寫自己腦海裡的畫面,像是閱讀障礙的變種疾病書寫障礙,沒法像以前一樣信手捏來的胡謅八扯,更無法作詩寫詞。歇斯底里的腦子要爆炸了,滿腦子里的思緒要溢出來了,從每個毛細血孔里。它們不屑從觸摸過他人的雙手中被書寫出來,它們比我忠誠太多。像是我之後看似驕傲的回答,我期待的時候是個詩人,離開的時候也是。無力蒼白愚蠢得很。」


故事 | 2016.01.27(Wed) | com(0)



comment


comment form


悄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