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净

Muzicons.com
《往生城》待续

那是一张特写的女人的脸,恐惧扭曲了她的五官。
棒球棒就在她的双目前挥动,几乎是贴着她的睫毛,
球棒一次次地迎向那枚空中飞来的球。落空。
女人一动也不动,也无法发出声响,
只能看见她睁大的眼睛,目光呆滞仿若日本敬供的玩偶。
而挥棒的黑西装男人若无其事,听着身后的接球手一声声报着好球。
他只是挥棒,如机器人一般。从始至终,没看那女人一眼。。

夏天的中午整个街道没了生气,贴近地面可以看到上升的热气。
整个城市的街道,从低处看全都扭曲成了幻觉。
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打着赤膊的男人,肥胖的肚子已经拖到小腹下面,
电扇挂在天花板上,嘎吱嘎吱的转着,没人给它打油,所以掉下来似乎是命中注定的。
麻雀蹦跶在雕像水池旁的石凳上,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水池里的水喝不了了,上面的热气在警告所有的生物。

在白石板街道的尽头,视平线下突然涌出了一辆军绿色的破旧轿车
轿车狠狠的冲过视平线那头的上坡,重重的砸在了白石板地面上。
砸起的石屑灰尘将水池旁的麻雀惊飞,
轿车窗户没有关上,不知名的进行曲传遍了整个巷子,
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打起了拍子,一声女人的娇笑将所有房子里的男人的目光引出了窗户,

女人穿的十分清凉,凉到男人们不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目光像是饥饿的狼,在姑娘的胸口处到处瞄着,赤裸的皮肤像是饿狼的生肉,像是夏日的冰块。
女人毫不在意别人的目光,只是紧紧的搂着开车男人的脖子,笑着。
你听过冰块撞击玻璃杯的声音么,就是那样。

男人抓着方向盘,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前方的路,
轻而易举的闪过了路上的各种障碍,丢弃的木筐,纸箱,甚至是死亡发臭的猫尸,
猫尸上盘旋的苍蝇,被轰到了一边,黑壳的甲虫探出了头来。。
男人嘴里叼着香烟,若有若无的火星,和着他嘴里哼着的歌。
轿车在一家旅馆前停下,女人摔门的声响大到,再一次扬起了灰尘。
男人下车跺了跺脚调整了一下脚和靴子的位置,舒服了满意的走进店里,女人紧追其后继续搂着男人的手。

旅馆内,没有开灯,所有可以看到的东西,仅仅是一口厚厚的窗帘的缝隙里投过一丝丝的光,加上敞开的大门。
男人站在服务台前按响了已经松弛了的服务铃,清脆的声音成了年迈老妇人的一声回答。
老妇人从服务台旁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男人往里头瞟了瞟,除了黑色什么都看不见。
女人仍是娇笑着询问房间的价钱,却不自觉地加大了搂着男人手的力度。
老妇人报价后,女人想要拉着男人离开,
男人扔下了钱,头也不回的走向了上楼的楼梯,女人想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这附近没有别的旅馆了,从老妇人嘶哑的喉咙说出来的话,没有听众。

故事 | 2013.02.07(Thu) | com(2)



comment

33 URL
求更新~
2014.01.10 14:56 (edit)

Fanda URL
废柴兔这是又复活了么?我该回来耕耘么?
慢慢研究你的文字起来,加油写。
配BGM还不错哦
2013.02.09 22:28 (edit)


comment form


悄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