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净

Muzicons.com
午夜的三个故事

我觉得应当直视自己,但可笑的是自己却是一个喜欢逃避的人。
三个故事,主人公其实都有自己的影子。
也是自己应当学会的直视方式。
直视恐惧,直视回忆,直视无知。所谓世界末日后的第一篇日志就以三个故事开始吧。
看客别烦,我就写写自娱自乐。


一、你吓到我了


放下订餐电话后,张三打了个寒颤。午夜时分的气温着实让人忍不住想念温暖的床,此刻张三空荡荡的肚子格外让他觉得寒冷。捧着刚泡好的咖啡抿了一口,这个气味让张三强打起精神来。他是一个惊悚小说的作者,他享受夜深人静的这个气氛。“午夜时分能给大脑足够的空间产生灵感。”业内的一位前辈这么告诉张三。前辈是相当有名的一位写手,张三将他对自己说的话奉为经典。然而这位前辈在前几日在家中去世了,张三正好出席了他的葬礼,据法医说死亡的时间正好是午夜十二点三十分,死因是腺上激素分泌过多,心肌梗塞,意味着他是活生生被吓死的。想到这张三看了看身边的停在十二点的钟表不禁打了个冷噤。
“抓住你的恐惧,用它来写作。张三你什么时候吓到我了,你就是一个好作家了。”前辈的话被张三写在了纸条上贴在了电脑旁。张三紧了紧毛衣的领口,长呼了一口气,在电脑上忙碌了起来。他构思的是一个关于前辈死亡的故事,主人公就是前辈的样子,一顶鸭舌帽,一件黑色风衣,出席了所有的聚会。右手的小拇指在一场事故中被切去。他洒脱地喝着酒,对他的晚辈说,“抓住你的恐惧,用它来写作。”写到这张三又想到了前辈洒脱的样子,以及他对自己的照顾,微微红了眼眶。“你要有一种勇于侵犯鬼神的觉悟,比方说我这样。”前辈的教导一一闪现在张三的脑海里。那一次前辈因为自己的文章,导致了一名少女的死亡,心情低落,拉着张三去喝酒。两人借着酒意无所不说好不畅快,张三的一句话打破了这个气氛。他隐约的记得当时自己提到了那名少女的名字,并对前辈说他是否害怕女孩的鬼魂。前辈黑下了脸,甩下了一句鬼神其实只是无稽之谈后,转身离去。
那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想到这里,张三的故事已经写到了主人公遇害的夜晚。张三继续打到“一阵寒风吹过李四的脸,直奔洗手间而去,原本就坏了的自来水管开始滴水。这一切吓坏了……”写到这突然一阵冷风吹过了张三的脸,洗手间里的水龙头也开始滴答作响。“鬼神之事无稽之谈”张三碎碎念道,起身去洗手间关紧了水阀。回到了电脑前,张三犹豫了一会,编辑催稿的样子驱散了张三想要停下的念头。张三的手飞快的在键盘上打着,慢慢的他忘记了恐惧,仿佛进入了整个故事里。当他写到“这时门铃响了。”时一阵门铃声把他唤回了现实。一阵寒意从头侵袭到了张三的脚趾。他起身缓缓的向门口挪去,询问道:“谁啊!”门外的人回应道:“先生你的夜宵来了。”张三这才缓下神来,打开了门。门外的快递员压低了自己的鸭舌帽,走廊灯光下的他让人看不清楚模样。张三接过了递过来的夜宵,在怀里掏钱时,却注意到了快递员的手缺掉的小指。恍惚间他瞥到墙上的时钟,指向了十二点三十分。
第二天警察在警局里询问一位缺了左手小指的快递员,昨晚报案的具体情况。快递员嘟囔道:“我当时看到他那乱糟糟的头发血红的眼睛吓坏了,就说了一句你吓到我了。谁知道他就倒下了。”……
END


二、夜什么都知道,可就是不说。


一个夜晚过后,张三突然觉得自己丢掉了很重要的东西,但具体是什么东西他也说不上来。在医院醒来后他径直拔掉了输液管,奔向了他上班的警局。同事的敬而远之,领导的支支吾吾,让他摸不着头脑。他拿出手机拨打同为警察的女友小洁的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提示关机毫无生气的提示音。
张三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不去想小洁不接自己电话的事。他现在还有任务,一个从一年前就接手的任务。他一直在调查本市地下黑帮头目的身份。他隐约觉得这事与自己女友小洁的失踪一定有关系。
接下来的日子里张三并没有再回警局签到,而是便衣在街上溜达,在这过程里他脑海里不断的回忆起过去的片段,关于小洁,更多的是曾经查询的那些关于黑帮幕后头目的点点滴滴。一天午夜,他坐在自己家楼下的小酒吧里,在这灯红酒绿的场所里一个男人引起了他的注意。这个男人一个人在角落静静的喝着酒,他身边围绕的女孩不少,却如同与他是两个世界一般,警察的直觉让张三下意识的靠近了这个男人。酒过三巡后,男人打开了话匣子。这是一个关于妻子失踪的男人,让张三紧了紧因为酒精微微发散的心神,他想到莫名其妙失踪的女友,相同的遭遇以及警察本身的正义感,让张三决定放下手中的事,帮男人寻找他的妻子。
回到家中,张三反复在桌上推敲那个男人话语中的信息,整夜未眠,张三眼睛充满了血丝,他带着一夜总结留下的疑问与线索,拿起了上面已经蒙上了一层灰的警官证与枪,他又拨了拨女友小洁的电话,还是关机。张三甩甩头走出了家门。他要去找那位男人,去求证更多的细节。
在酒吧的打听中,张三于午夜找到了男人的居所,房门半掩灯未关,张三叫门没有回应后,张三推开了门。房间内的装饰分外的华丽,男人的肖像被挂在房间的正中。张三忽然觉得说不出的别扭。沙发脚边的一本灰色的本子引起了张三的注意。张三捡起了它,拍掉了上面的灰尘。这是一本日记,里面的内容震惊了张三,一个男人如何由爱生恨杀死自己妻子的痛苦后,是他一直苦苦追寻的信息,这些内容都直指男人就是那位他追踪了一年的黑帮头目。在聚精会神中张三听到了身后微弱的脚步声。他习惯性的转身拔枪射击。在一声枪响之后,张三没有再去关注那一具倒在地上额心流血商人的尸体。在子弹离开枪膛的一瞬,张三就僵在了那里。眼泪模糊了他的眼睛。
丢掉的东西在那一瞬间突然全部回到了他的脑海。他记起那个午夜他与小洁追踪到这个男人后,执行任务时走散后,自己在紧张的时候也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他也是这样本能的向身后开了枪。小洁眉心中枪的样子让张三抱头痛哭。窗外的灯此时都熄灭了。在夜里发生的一切,也许第二天所有人都忘了。但夜它什么都知道,可就是不说。
……
END


三、永夜


旅馆房间里张三紧紧地盯着面前的烛光瑟瑟发抖,烛光后的两具尸体让他又往身后的墙角缩了缩。这一场午夜突然而来的断电,击垮了张三所有的理智。那个关于世界末日的预言,使得张三只能全力抱紧自己的双膝,以此来控制自己因为恐惧产生的颤抖。

张三的偏执,凡事追求完美让他的能力得到了公司的赏识,也让他在公司里变成了最不受欢迎的人。长久同他人的隔离,使张三对身边所有的人,都有一种莫名的厌恶。他们都该消失,这个念头在张三的脑海里挥散不去。在网上接触了那个关于世界末日,肮脏的一切都会被审判的预言后,这些让张三递上了早早写好的辞呈。他决心就这最后的时光,他觉得自己有资格与义务,向身边所有肮脏无知的人告个别。

旅途中一个平常的清晨,张三结识了一个叫做丽丽的女孩。张三心动了,他留下了女孩的号码,邀请女孩一起晨跑,女孩未加思索便答应了张三,女孩用发箍扎起的长发,随着女孩奔跑肆意飞舞着,女孩身后的张三看愣了,就着升起初阳,他眼里的女孩浑身闪烁着最为完美的光芒。在聊天中,张三知道了女孩就居住在自己所在的旅馆里,当张三向女孩讲述了关于末日的预言后,女孩哈哈一笑,继续向前跑去。而张三在原地思索如何让女孩相信,然后与自己一起活下去。

接下来的每天清晨,张三都会与丽丽相约一起晨跑,张三心中洋溢着幸福的感觉,随着预言的日期步步逼近,张三决心在预言中最后的那天午夜前向丽丽一诉衷肠。日子不会停下的,在张三的盼望下,那天终于到来了。张三用自己早已准备的事物将自己武装了起来。他在镜子前不停的整理着自己衣物的褶皱,出发时喷上了一点香水,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

张三无视别人诧异的目光,径直的走到了丽丽居住的房间,他整了整衣服,按响了门铃。一个男人睡眼惺忪的打开了门,张三愣了一下,听到了丽丽熟悉的声音,他透过男人看到了坐在床上衣衫凌乱的丽丽。他强压着自己心中的怒火,质问莉莉男人的身份,而男人与丽丽一起眼神诧异的望着他。男人准备关上门的瞬间,张三再也克制不住自己,他嘶吼一声拔出了别在皮带上的短刀,如同一只猛兽一般的向男人扑了过去。鲜血刹那染红了地面,也溅满了张三的衣服。坐在床上的丽丽看着张三一脸鲜血的狰狞模样发出了尖叫。而张三却在尖叫刚刚发出时,用手中的刀子制止了它。

一场突然的断电,惊醒了愤怒中失去理智的张三。他点燃了房间里应急的蜡烛拉上所有的窗帘。午夜的钟声将张三杀人后的慌张演变成了恐惧。张三蜷缩在墙角,看着双手鲜血。预言中的一切将他击垮,他紧紧地盯着面前的烛光瑟瑟发抖。直至手机晨跑的闹铃将他惊醒。他长呼一口气将自己的罪孽感压了下去,决心迎接末日的审判。他拉开了窗帘,而眼前的一切让他慌了神,窗外刚刚升起的太阳,以及早起的摊贩。稀松平常的一切让他怀疑自己是否产生了幻觉,他推开了窗户走了出去,他想在空气中寻求末日硝烟的气味。然而永远的午夜并没有出现,而张三却躺在马路中央,没有机会再看到天明。
……
END

故事 | 2012.12.22(Sat) | com(0)



comment


comment form


悄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