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净

Muzicons.com
牛仔,梦,白鸽,以及男孩

“第一次见到那些飞翔在天上的鸽子的时候,我才四岁。父亲躺在沙发上,黑白的电视机里,隐隐的雪花点缀在那个冲入敌人之间的牛仔的身上,漫天的鸽子,在灰白的画面里,比天空显得更加白净。

父亲和母亲的存在,让我觉得很压抑。比你们想象的还要压抑。他们恪守的理念让我疯狂,想要去打破这些。但当那些经文教义日日在我身边叨扰时,已经刻在了我的骨头上。这些我谁都不想说。我只是一个八岁的孩子,没有寻梦的权利。”

城市取代了城镇,垃圾取代了河。成熟的列车开进了城镇,取代了马。而睁眼就开始熟悉的地方,让摩卡觉得彻底的陌生。他眼睁睁的看熟悉的村民搬离了这里,从小就会偷偷塞给他糖果的小商店的主人德奈娜夫人也被新开的连锁超市所带来的压力,关上了店门。身边的伙伴被送到了另一个城市,这是更好的发展,他们走之前对摩卡说。现在留下的摩卡便只能蹲在马路边看着那些流浪的猫狗,看着他们为着餐厅剩下的残羹打闹撕扯。

黑夜带给了摩卡慰藉,因为在这个时候,躲在被子里,让他觉得格外安全。而梦里的一切就是以前的样子,梦是神的预言,父母是这么跟摩卡说的。于是摩卡在每天白天都在等待夜晚,在睡前祈祷中祈祷神能让一切回到过去。他也坚信那些现实存在过,在梦里的场景可以在不久后得到永存。今天也是一样。母亲在他床边看他做完了祷告,转身离去带上了门。黑夜的涌进,加速的摩卡的睡梦。

这是电影里的场景,摩卡揣紧了身上的手枪。灌木野草旁的人举起了手上的枪对准了他,他听不懂别人嘴里的话,只是知道他得让他们倒下,枪声激起了树上的鸟,天上的鸟儿挣扎着,掉下了好多羽毛,就像电影里一样,摩卡兴奋了。火舌从枪口迸射而出,温暖了摩卡的血液,他不知疲倦扣动着扳机,就像是电影里的那个牛仔一样。直到那些人开始退却,指着他大喊恶魔,丢下了枪。不过最终除了摩卡,没人还站着,一群女人扑向了倒地的男人,哭泣喧闹辱骂还有诅咒,恶魔这个词汇充斥着整个空间。这些惊醒了摩卡,他一挣扎便发现,原来天已经亮了。

“mum,我昨天杀人了!”摩卡起来后对正在祷告的母亲说,母亲将手上的经文交给了他,转身进了厨房。而父亲还坐在沙发上,根本就没有搭理他,电视里是清晨的新闻。多少多少新的建筑拔地而起。而摩卡却觉得自己如同被掘土机压过的小草,甚至没有时间表达绝望。

“我想过要离开这里,但是从没有此时这么强烈。原来恶魔是真的存在的,那么末日也存在。那牛仔,代表正义的牛仔也一定存在。”

摩卡打碎了一直摆在桌上的零钱罐,取出了里面所有的钱,他要用准备买小马驹的钱离开这里。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是经文里的恶魔,骨子里的信念告诉他,要找到世间的牛仔,来阻拦这要到来的末日。他偷偷潜入父亲的房间,拿出了柜子里那一把父亲的手枪。揣在了怀里。这样可以抵御未知的危险吧,他想。

列车驶进了最近的镇子,他从小就听说这里住着整个地区最后一个牛仔,一定是个真正的牛仔。他所做的一切壮举在别人的叙述里回荡在摩卡的脑海里。在下车询问后,摩卡找到了这里,从前四处可见的木质招牌,让摩卡觉得亲近。这是一个酒馆,不过在白日没有几个顾客。仅有的几个人都在木凳上发着呆,琴弦生锈的吉他挂在墙上,上面还残留着昨天泼上去的淡黄色的酒渍。而在一旁的男人,带着帽子,满脸的胡渣,鼻子上的眼镜耷拉着。低着头用心的擦拭着什么。那东西暗暗的泛着银光。那是一把老式的左轮手枪。

摩卡怯生生的走向前问:“先生,你是个牛仔么?”那男人头也没抬点了点头。“你换子弹快么?”“快”牛仔低着头擦拭手中的左轮。“有多快”摩卡眼里闪着光芒。“比你想象的还要快”牛仔抚摸着手中暗暗泛光的手枪。“那会不会比我开枪还要快”摩卡右手掏出了怀里的东西。“嘿,你个小家伙”牛仔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抬起头。“砰”摩卡学电视里吹了吹左手并拢的中食指 像个十足的牛仔。店里的灯摇了摇,灰尘下在了老牛仔的左轮手枪上。手枪暗暗泛光。门响,只看到门随着灯摇晃,摇晃。

随后的找寻只让摩卡更加的疲惫,他没有找到那个心里坚信的存在。而身边到处都是寻找他的告示新闻。恍惚中他来到了最近的都市。林立的建筑像是巨大的怪物,每一张自动的大门都像怪物张开的巨口。它们玻璃做的皮肤后是一件件摩卡从未见过的事物。摩卡靠在了玻璃旁,好奇的看着里面的事物,那一台有别于家里的电视在播放一部电影,里面奔跑的是那个摩卡四岁时看过的牛仔。他穿着黑色的衣服,天空飞舞着乌鸦,他的对手举起了枪,火舌之后,那个牛仔的血液让黑色的衣服更显深邃。电视机里众人狂欢的模样,就像是经文里讲述的末日过后众人狂欢的样子。摩卡恍惚间好像明白了什么,他左手掏出了怀里的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头颅。一声枪响后,惊起了栖息在建筑楼顶的白色鸽子,它们在空中飞舞,将天空划成一片一片,摩卡睡在了围观的人群里,独立成了一个圆圈。

“我最后一次见到那些飞翔的鸟儿,我还怀疑是自己的幻觉。我以为他们是黑色的。不过这次我确定了它们就是白色的鸽子,跟我小时候见到一样。随后我看到的黑暗让我觉得非常的安全,在黑暗的尽头,那扇白色的门。让我觉得无比温暖。就像是还是婴孩时的我被母亲抱在了怀里。”

故事 | 2012.11.26(Mon) | com(0)



comment


comment form


悄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