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净

Muzicons.com
____灯塔

“你知道么 每次看到这一片海的时候 我都会想起你”

夏天离开了 热浪 如同退潮 排山倒海的离开。在海边,小默靠在窗户边,手中拿着女友小洁送他的玻璃杯,不语。玻璃杯通体蓝色透明,光线在其间被柔化。小莫思绪倒退回了三个星期前的傍晚,那时的天气还是那样的 热。海边的风席卷了海浪在沙滩上躁动,并拂过高大的岩石发出恼人的声响。小默在海边游完泳回家,接到了小洁的电话。

“小默……你不觉得我们太过遥远了么……”
“……”
“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日子吧”
“哦……那个洁 对不起”
“…我挂了…”

“嘟嘟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前言——萨罗



小默是一个自由的撰稿人,家里住在离城区很远的海边,这是他外祖母前几年去世前为他留下的房子,而小洁呢,在城区。说来好笑,是这个海边让他们相聚,却又是城区到海滨的距离让他们相离。小莫思绪倒退回了三个星期前的傍晚,那时的天气还是那样的 热。海边的风席卷了海浪在沙滩上躁动,并拂过高大的岩石发出恼人的声响。小默在海边游完泳回家,接到了小洁的电话。

“小默……你不觉得我们太过遥远了么……”
“……”
“我们还是分开一段日子吧”
“哦……那个洁 别…… 对不起”
“…我挂了…”

“嘟嘟嘟……”

小默依靠在那扇最大的落地窗前,阳光已经比起夏日显得虚弱了好多。以前小默总是这样在这扇落地窗前写写画画,而现今,小默蜷起了身子。手紧紧地握着杯子,以至于关节有些发白。脑海里还是小洁的微笑着的说话的场景“小默 这个杯子你要收好哦 这是我们的情侣专用 杯子就是一辈子” 阳光在蜿蜒在杯子上的花纹折射到小默的眼睛里,有些刺眼。他拿起了杯子,透过杯子,看向了窗外,已经昏暗了,落日静浮海面,漫天橘黄的世界,在杯子的渲染下,变成了相遇的夏日里那般的颜色,满世界蔚蓝。小默眼角噙出了泪花。太阳随着时钟的移动,沉到了海平面以下,可是总还是有着那不少的阳光,仍然不舍的,在世间到处穿梭,直到最后一抹阳光的离开,一个背影迈着蹒跚的步子,来到了小默窗户正对的沙滩,老人坐在了沙滩边的排椅上,身上只是一件单薄的衣衫。风把小默的窗户吹得哐哐作响。那人一定会很冷吧,小默擦去了眼角的泪花,跑到了衣橱里拿起了一件外套跑到了那人的身边。走进了一看是一位大概七十几岁的老大爷。

“老大爷,天凉的很,你披着这件外套吧。”小默一脸关切的坐在老人身边。
“谢谢你,小伙子。”老人并没有接过小默递上的外套,双手拿着一个瓷杯。继续深情的看向了对岸。

海在两人的无声中,趋于平静,晚风徐徐的刮过。老人和小默,望向了对岸,在海的那边应该有一座很大的灯塔吧,那探照灯的光线,穿越了黑暗,在小默不远处的海面涣散。灯塔的光线像是一把钥匙一般,打开了老人的话匣子。

“我和她啊,相识在第一次大合作,那时啊,我是共产党,她是国民党。按理说应该两个阶级的我们,应该不会有那么多的感情的,可是啊,你到我现在就会明白了,世间那么多的莫名其妙,我们也是莫名其妙的恋上了,不怕你笑,那时还是我厚着脸皮每天去找她的,直到合作破裂前她都不肯亲我这一下”老人顽皮的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后来趁着一次机会我偷偷的吻了她一下,她那张脸红得……然后就就被合作的破裂分开了。说来也奇怪,合作破裂后我和她也没有在战场上遇到过,我曾经每夜都在祈祷让我们相见,呵呵那个老天爷倒也是听我的话,在第二次合作上我们又相遇了,那时两人心里那是一个激动啊,可那知道,分别也就在那不久之后,国民党兵败退往了海那边,她在混乱中递给我这个瓷杯”老人神情有些暗淡的看着手中的杯子。“说是说这个杯底有着她名字的杯子就是我和她的信物,可我这么一大把骨头了却再也没有了她的音信。”老人偷偷地抹了抹眼角的泪花。“倒是她的消息我听到了不少,听从海那边回来的人说,她回过一次大陆,可为什么没有来找我呢?后来听说她在海那边一座灯塔里做守塔人,于是我就搬到了这,每天都会在这个时间我总会看着那边,看着那灯塔那探照灯啊在天地间照啊照。我握着她送我的杯子,就像她还在我身边呢,也许我是思念太重了吧,前几年我还总是看见她的背影在这一片沙滩呢,以前总是想着她在海那边,怎么会来到这边,可是后来呢却也就没出现过了,这些都是幻觉吧,老了老了哦,眼睛都花了”

老人拍了拍身上的沙土,转身迈着蹒跚的步子离开了。小默在老大爷离开后看着那几乎没有波纹的海面,脑海里是那蓝色杯子背后温暖的笑脸。海水似乎是懂小默似的,像是拼劲力气似的往海滩上涌。夜似乎开始有一些躁动。小默在风稍稍大一些的时候紧了紧衣服,转身回家了。海浪在小默关上家门的刹那,开始狂暴了起来。浪涛不停地在空中重叠起来,似乎在蓄积着力量……

“啊!什么玩意啊”第二天一清早小默惊讶的从床上蹦了起来,他在二楼的房间除开睡在双层铺上层的自己,几乎一切都好像是被水浸泡了一夜,到处都是湿漉漉的。甚至是在床下的桌子上还挂着一根碧绿的海带。小默下床噔噔噔的跑到了一楼,眼前的一切让他惊呆了。房间里没有一处地方是干燥的,乃至于稍微凹凸不平的一点的地面处还残留下了一些海水。小默下意识的在房间里寻找他的杯子,那只由小洁送给他的杯子。没有、没有、没有!!小默要疯了。突然小默突然记起,跑上了二楼,将放在枕边的蓝色玻璃杯紧紧的抱在了怀里。小默抱着杯子默默地走出了家门,昨晚宁静的沙滩在一夜间完全别成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存在。原本平整安静的沙滩,到处都是莫名其妙的废墟,残破的树干。四周是前来救援的官兵。小默傻了眼,呆呆的走在沙滩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因为小默看到了昨天仍和他聊着过去的老人,躺在一片废墟的边上,老人浑身湿漉漉的躺在被海浪冲垮的墙垣后面的小木床上,老人的胸膛已经没有了起伏。小默默默地走到了老人身边,看见老人手中还紧握着那个小瓷杯。老人走得很安详,脸上没有一丝痛苦。小默刚准备将老人身边的碎石清理一下,却依稀听到自己家方向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小默将在老人身边的那些碎石清理了一下,便往自己家附近走去。

“小默” “小默” “小默 你在哪里啊”一声声呼喊带着哭腔 从小默家的方向传来。
好熟悉的声音啊,小默用力使了使了那双没有焦点的眼睛,努力向自己家望去。“好熟悉” “是她么,是她么”“那背影是她么,是她么,是她……一定是她。”小默一颗平缓的心陡然亢奋了起来。那已经干渴的有些涩的喉咙,在剧烈的血液循环里得到了足以支持发声的水分。小默张开了喉咙,“小 ……小……洁”最后一个字的唤出似乎拼劲了小默所有的力量。

那呼喊小默的背影,颤抖了一下,小默冲了向前,是小洁。她那左手上还拿着小默送给她的玻璃杯,那玻璃杯是通体浅黄色的模样。两个人就是很自然的相拥在了一起,小洁在小默的肩膀上啜泣。“小默,看到新闻后。我真的好怕真的再也见不到你了”小洁紧紧地搂着小默抬起头,用着还没有抹去眼泪的眼睛望着小默。小默从小洁手中拿过了那浅黄色的杯子将其与那蓝色的杯子拿在了手上面朝大海的方向轻轻将小洁拥在了怀里。“那个……先生请问 您隔壁那位老先生,您认识么”一位搜救队员在这时问到小默,小默看了看小洁,朝搜救队员点了点头。

小默和小洁来到了那位老人的身边,帮着搜救队员一起清理老人身边的碎石脏污。“咦,这杯子底部还刻了字呢”一位搜救员说突然说道。“待君一生 默离字”小洁把杯底的字念了出来,“小默,那个默离不就是你外祖母么……”阳光突然好像是破开了那层层的云际,慢慢的在天际间扩散长大。小默突然想到了外祖母也有一个差不多的杯子,外祖母总是坐在黄昏时的沙滩边,边凝视着杯子边叹气。那时的小默还不懂事,总是在外祖母的身边捡拾着那海浪冲上岸来的贝壳。问外祖母为什么叹气,祖母也只是摇头。直到小默的外祖母去世,小默才渐渐忘记那个杯子的存在。

海浪又重新的在沙滩上画起了螺纹,那残破的废墟,也在小默身边的搜救队员的帮助下被清理干净。天空也一洗秋天惯有的阴郁。搜救队员在向他们的长官汇报情况,好像是除了老人没有一人伤亡。小默轻轻地搂着小洁,看向了先前太阳出现的云间。那阳光的缺口已经排挤掉了所有的乌云。小默举起了杯子透过蓝色朝太阳望去隐隐约约的看到了外祖母和老红军站在阳光最为茂盛的地方朝他们微笑,小默擦掉了在眼角不知不觉出现的泪花,向那段用力的挥了挥手,直到外祖母和老红军的背影在云端里消失不见。小默紧紧地搂住了身边的小洁,趁着那一缕最为温暖的阳光,在小洁耳旁耳语“无论我在哪里,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不是么”







“无论我在哪里,我一直都在你身边不是么”



故事 | 2010.08.26(Thu) | com(3)



comment

萨罗 URL
是啊 其实想要一直拥抱太阳
哪怕被灼烧 那又怎么样呢

2010.08.27 11:22 (edit)

URL
只有有心 就住在彼此的心房
爱一直在身边
每天每时每刻同一片天空下呼吸的我们
一起拥抱着幸福直到永远吧
2010.08.27 11:20 (edit)

萨罗 URL
无论我在那里 我一直在你身边不是么 超喜欢 啊

2010.08.26 23:33 (edit)


comment form


悄悄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