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净

Muzicons.com
口腔居民

整個城市是濕潤的,
窩睡在房間內的人就像是生活在口腔裡,
打開冷氣像是倒吸了一口涼意。
而窗外的閃電雷鳴,
不過是另一個世界的閃電雷鳴罷了。
當秦三意識到自己是生活在一個巨人的嘴裡時,
他吐了。
他清楚的記得在前一天酗酒的時候
他跟一位從未謀面更談不上認識的朋友的部落格上留言如下

配圖1
「不知道你是否看得懂
或者說你願意找一定的時間翻譯一下
其實我是不懂的日文的
但你知道在科學發達的現在
直接翻譯是一件很nice的事情
我不知道它翻譯過來的句子是否是你原本想表達的意思
但是就單純的覺得這樣的句子很有意思
如果是錯誤的 那也是很有意思的錯誤吧。」

但這一切都讓醒來時秦三覺得憋屈
他清楚的前一天他為了翻出自己住所之外的圍墻花了多大的力氣
鍵盤上的字母符號都被磨掉了小層 變得若隱若現的
終於在墻角的一條小縫里找到了一條曲徑通幽的小路
走了半個小時,他終於熟悉的打開了自己之前使用部落格
前七排都是不是廣告「ららら統合失調症」就是倒賣中古,
其實究竟ららら統合失調症是什麼
秦三並不了解,也沒有興趣
中規中矩的來說失調症這種東西就不會顯得特別好
秦三禮貌性的撥了回去,在對方最新的文章上點了個贊。
直到第八排分類停在了日記心得吸引了秦三行起了注目禮
第一篇文章就是講的流感,當然是由日文直接翻譯過來的
秦三這個人除了自己的母語 其餘的語言方面簡直是白癡
他剛好前一陣子走在了流行前沿 時隔幾天把甲型流感與乙型流感
全部得了一遍 這導致他很長一段時間都沉浸在睡夢之間的狀態
所以這個博主的文章流感,讓他覺得很親切
他想要去結識一下,從某種角度上來說他甚至帶著驕傲的
不可一世的將腦海中的字打在留言框里 按下了回車鍵
驗證碼出現在秦三那種自豪感還沒有過去的瞬間
日文的驗證碼打在圖片上,這讓秦三沒有任何辦法
並且感歎人類的智慧還是可以碾壓人工智能。
而且文化上的巴別塔一直都還在被所有人建立著
用各種各樣的形式

秦三站在窗子前開始憂國憂民起來。
這種憂慮在那天傍晚的雷陣雨的時刻顯得尤為明顯
他清楚的看到 天空裂了一道口子 在最高處還有這小孩乳牙反射出來的光芒
光芒在深藍色的天空是個異端 乳白色的光 在閃電走過的瞬間 顯得尤為的寧靜的可怕
那就是一顆牙齒 有一抹閃電出現的時候 秦三把這顆牙齒看的尤為清晰
他不知道在那個瞬間是否有人跟他一樣的看到了這顆牙齒 還是就是他一個人
周遭的朋友都在笑話他想的太多 而他也不敢在互聯網上尋找類似的人
來證明自己親眼所見的事情是否正確
秦三已經將近四年的時間 沒有再產生過想去擁抱別人的衝動
而就在那一束光閃耀的瞬間 這股衝動又重新出現在了秦三脈搏里
那種骨子里滲透出來的無奈以及帶著全體人類一起的自卑
統統的反應在了秦三的情緒里

「在偉大前渺小的存在真的無限等同與無誒。」

秦三站在圍墻邊對著那條小縫隙講。他想做點什麼。


故事 | 2018.04.04(Wed) | com(0)


「11」

我們在人為的建造高山,
在灰塵與山水之間,
構建一座又一座橋。

我們寄居於此,
妄圖以任何形式接觸頂端,
擺脫牛羊的身份,自立為神。

水草里什麼都有,
瓶蓋、罐頭、纖維損壞的紙張,
而我們什麼都沒有,
仍是舊世界里的燈。




故事 | 2017.12.27(Wed) | com(0)


「9」

總而言之我還是妥協了。跟著胖子一起就以前的事情聊了一整個晚餐的時間。
“別說,以前你還是很有原則的”
胖子深情的嗅著手上的味道,一邊拔著指頭上的褐色觸鬚。
胖子拍拍手,一隊吉普賽人走了上來演奏音樂,手上拉著手風情吹著薩克斯腳還在地上的低音鼓上打著節奏。
“試試這個,蜂蜜口味。”
胖子將一隻手指折斷遞給了我,那些褐色的觸鬚在斷處迅速的活了起來,交織成了一根新的手指。
“吉普賽人喜歡的風味,裡面仔細品你還能嘗到咖啡與蘋果的味道,你知道我不太喜歡你喜歡的東西,比如咖啡你懂的”
這個場景怪異的很,吉普賽人的頭都成了藍色的氣球,漂浮在半空中,但他們的神情還是享受的。這是一種肉身與精神上的雙重享受。
實際上今天是第九天,如果我之前的信息傳遞出來了的話,應該會有人知道,我在幹嗎。而不是像是我身邊那些白癡一樣,他們雙目無神聲音空洞,依靠著體外維生設備得以生存。他們習慣了通過了所謂淨化后的世界,實際上那就是蒙上了一層玻璃板的數據罷了。這樣的人是得不到真正自由由心的享受的。胖子表情自然的跟這群人打著招呼,那副笑容像朵上個世紀末的交際花。他對這些人的生活如數家珍,轉過頭來看著我。
“想必,你現在是想清楚了吧”。
我十分堅定的點了點頭,站起身子走到了胖子身前。扭下了離我最近那位音樂家的頭顱,揭開了蓋子,插上吸管吮吸起來。說實話這種灌裝的飲料,在克服了所謂的心理障礙后,能將食物本身的味道再一步的拔高,或者說再一步深入,讓所有的食物帶上了一股詭異,而這一股詭異通過你身上的一系列感知直接作用于一點,也就是你的味蕾。此時的我感受到自己口腔內的味蕾一掃所有的灰塵,像是開滿了花。這種感受是之前八年里逐漸喪失的,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我沒法再通過進食來獲得快樂,像是玩偶一般連接著長而隱秘的餵食管道。用虛擬不切實際的榮耀來滿足自己的時間持續了很長時間,那個時候也是我對煙堿最為沉迷的時刻。像是知道我想到這一層了一樣,胖子眉頭舒展了許多。

故事 | 2017.12.25(Mon) | com(0)







,